一看就是混子的名字女生,一看就是混子的名字女生网名

李玉玲在第二次相亲的时候,就对桌对面的男子说:“我原来不是好孩子。我和混混一样。”

对面的男人不但不惊异,还很理解的语气说:“这样才好,活得潇洒,还不憋屈自己。”

李玉玲接着说:“我上学时,揍看不顺眼的学生,还和男孩子混在一起。”

男人这时才略有迟疑:“不过你现在变得温柔多了,是一个温顺又感性的女人。”

李玉玲说:“打掉你的美好幻想吧。我终于长成女人该有的样子,但是还是有不安定的基因,我们慢慢处吧。”

男人喝了口饮料,满怀期待。

他们又聊了各自的生活,但是这个男人的模样确实不太耐看,李玲玉只想把这个程序走完而已。

李玉玲在初中时就是学生混子,被老师点名,被同学指点。

她的名声在外,很多老实的中学生都闻名丧胆。

许多学生传言:她将某同学揍得鼻青脸肿。当然不是她揍的,而是和她一起的男学生混子揍的,她也只是上去扇了两个耳光而已。

她还有个闺蜜战友,不过她要安稳得多,不动手。但是目光流盼,计上心来,是个军师。因为她经常和李玉玲在一起,大家也都对她避之不及。

有个男生学习不错,晚自习下课后,李玉玲就喊他过来问问题。

男生就惮于她的权威,过来讲解。李玉玲实在听不懂,男生就要回去,李玉玲两个手撑起来,把他逼到墙上。

男生:“我要尿尿。”

李玉玲:“好啊,一起去啊!”

男生吓坏了,李玉玲看着这个男生像个小白兔子一样,惊恐的眼神,便得意地笑了。

许多男男女女,都侧目,但都不敢直视,只是暗着看戏。

坐在最后座的阿强也是个混子,看着李玉玲雪白的手臂,心里也痒痒。

“李玉玲,你也把我圈起来吧。”

李玉玲:“滚!我一把搦死你。”

李玉玲放了那个男生,过来就往阿强裤档里掏。

阿强用手臂挡住伸来的魔爪,反手拍到了李玉玲的屁股上,然后脱身就逃。李玉玲气急败坏,嘴中骂词不绝。

李玉玲:“妈的,别让我逮到你。”

怒气未消,闺蜜过来对她耳语两句,她又咯咯地笑起来。

被他逼墙上的男生,已经从厕所回来,在楼底下逡巡已久,不敢上楼,等着上课铃响。

后来李玉玲的事迹,老师都知道了,班主任也不敢批评太狠。

她不但在放学后堵过学生,还堵过一个老师。

政治老师是个将要退休的老师,两鬓斑白的老师讲到西方资本主义制度。

老师:“学习资本主义的先进制度和生产方式,要杜绝西方资本主义腐朽思想和糟粕。”

李玉玲在课堂上问老师:“什么样的是糟粕?”

老头觉得这个学生莫名其妙,好奇心太强,但还是说:“糟粕很多,比如剥削剩余值价、生活上的自由恋爱、还有种族歧视制度。”

李玉玲:“自由恋爱,不是解放了思想,解放人性的吗?”

老师:“嗯……我说的自由恋爱是他们频繁换对象。资本主义的男女没有羞耻。”

李玉玲:“那资本主义不乱套了,他们是不是初中生就谈恋爱?”

政治老师连新闻都不怎么看,更没出过国,哪里能回答这些问题。

老师:“李玉玲,如果没有问题,就好好听课,不要捣乱课堂,别整乱不八糟的,课堂都让你带坏了。”

李玉玲不服,问问题是正当的。

老师觉得这个学生一惯地挑战老师。

李玉玲:“老师,问问题是好学的表现,怎么成捣乱了?”

老师急红了脸,不想纠缠这个烂学生。

老师:“现在先讲课,以后这些内容会讲到,再详细的讲解。”

李玉玲不服。

下课后,李玉玲招集了她的小伙伴,都是学校里的混子。

政治老师骑自行车,刚出校门,骑到大路上,就被李玉玲拦下来了。

李玉玲:“李老师,你为什么说我捣乱课堂,学生问问题有什么不对?”

老师急得脸又红又白。

老师:“李玉玲,你想干什么?”

李玉玲:“了解一下糟粕。”

老师:“你有完没完?我是你老师,你们得尊重我。”

李玉玲:“那你解释一下,让我明白,明白,我就让你回家。”

当时已经很多中学生开始相互有好感,有些大胆的已经谈恋爱了。

她的小伙伴就有好几个在谈恋爱,她觉得自由恋爱不是糟粕,戴胸罩也不是糟粕。

老师:“好,我告诉你,国外的恋爱不是自由恋爱,他们是男女关系乱,生活作风不好,他们是性开放!”

李玉玲:“都不是好人?”

老师:“这是资本主义必然产生的社会现象,一切都是以钱为中心……都是下流、低贱、卑鄙的。”

老头没讲完,李玉玲一个耳光扇了过去。老头一个趔趄倒在了地上,自行车“啪”又砸到了老头的身上。

这戳到了李玉玲的痛点,还得从她妈说起。她妈在她们镇上就被传言,生活作风不好,男女关系混乱。她妈长的漂亮,李玉玲长的很漂亮,得益于她妈的遗传。她妈爱打扮,烫发、抹口红,当时的镇上女人穿裙子都比较少的时候,她妈已经打扮的和大城市一样了,脸上抹着化妆品,走过去,就留下一股香味。

李玉玲的妈妈身材好,屁股大。很多镇上的男人都爱指点她的屁股。她妈也喜欢和男人调侃。

街上卖鞋的老王,看着她妈过来,就说:“嫂子,你这两个腚锤子也得几十斤。”

李玉玲的妈就边往老王那里撅屁股边说:“怎么,馋了?来,肉多啃两口。”

老王:“咦,这么大还不闷死人。”

李玉玲的妈就笑着说:“来来,我蹲着,过来在下面吃。”

老王一看占不了便宜,就撤了。

老王:“忒大!就是穿裤头,也比别人费布料。”

李玉玲的妈,被传作风不好,并不是这些街头的插科打诨,据说是被抓了现形。李玉玲的爸长年在外面跑大车,配货搞物流,时常出差不在家。一次,李玉玲去上学,李玉玲的爸送货回来,发现门在里面插住了。她爸,从邻居家借来梯子,自己爬墙头过去,抓了现形,那个男人是街上理发的老张。

李玉玲已经懂事,会察颜观色,知道街上说她妈的坏话,生活作风不好,男女关系混乱。

李玉玲:“妈,街上说你坏话。”

她妈:“别听他们胡说。他们是看我打扮得漂亮,羡慕、嫉妒。”

她妈就带李玉玲去买衣服,非常舍得花钱。她不知道是她妈收买她,还是真想把她打扮成小公主。

李玉玲缺少管教,变成了校园里的女混子。

李玉玲打老师,后果很严重,校长说,开除!

李玉玲的妈晚上去找校长送礼。

李玉玲的妈:“孩子不懂事,主要是我管教不严。我回家好好教育,给次机会。开除了,这么小的孩子,让她干啥去?”

校长:“你知道学校里,怎么传言你女儿吗,整天和男孩子混在一起,不三不四,还有些社会上的青年,他们能干出什么事来,学生就要单纯的学习。”

她妈就掉泪了。

“我们都没怎么管过她,她爸忙,在外面没日没夜,我也不会管孩子。求求你了,孩子一下学就毁了,给她一次机会吧。”

校长一看,妇女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,就心软了。

“那就看她的表现吧,李老师都多大岁数了,还给他一耳光。”

她妈叹口气:“孩子要瞎我手里了。”

校长说:“好啦,暂时留校观察,如若再犯,这谁也没办法。总不能为了一个老鼠坏了一锅汤吧。不过孩子心性未定,再勒勒也许能过来。”

李玉玲的妈看着校长说:“只要孩子能学好,让我干啥都行。”

校长误会了,忙说:“我妻子马上回来,东西提回去吧。”

两个人争执半天,买的奶和桃酥掉在地上。

李玉玲的妈就下腰去拾,校长恰好看到她妈撅起的蜜桃大屁股。

因裤子太紧贴,清晰可见穿的小裤头,还有镂空的花纹痕迹。

校长就把礼物收了:“以后常来,孩子教育得重视!”

李玉玲的脾性是谁说也不行,她妈说了行。

李玉玲开始收敛了。

当时的学生混子,都是一些镇上家里做生意的富二代,等着将来继承家产和祖业的。他们疏于管理,他们家庭条件好。有些学习不好的小弟,跟着混吃喝,逃学打台球、吃雪糕、还能看录像。

混子头目叫洪磊,他家亲戚在南方,在深圳那边给带来的DVD机,把光盘放进去,就能看电影。

李玉玲收敛了,但还是和他们混。

洪磊和他的一众弟兄在校园一间学生宿舍里看黄色录像,据说还有三个女生。

后来终于出事了,看黄色录像事小,据说一个女生半夜在校外的麦田里被轮了。

都传言出来说李玉玲被轮了。

后来,这些事整个镇上都知道。一些成年人们也都说的有鼻子有眼,咬准了说李玉玲被轮了,有的说七八个人,有的说十来个人,更有甚者说三十个人。

流言蜚语,暗流涌动,李玉玲也不去上学了。

连一些原来被她欺负的同学也回家听大人们的传言,说镇上的老李的闺女被轮了。

“她妈就不正经!”

“看录像看的。”

李玉玲后来说,其实是她们被隔离审查了,派出所把相关人员都带走问话。她只承认看黄色录像,说看一半恶心,就离开了,后面的事不知道。

过了些日子,李玉玲又回到学校了。

她的同学又好奇又震惊。很多男学生偷偷看李玉玲走路,看她拉巴腿不,听说已经破处的女生,腿夹不紧。

李玉玲开始给她的同学写信,她欺负过的,和她一起玩过的,还有无关痛痒的学生。

他们收到信都很震惊。流言可畏,她要拼死斗争!

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181010272@qq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cihaoming.com/7860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