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见白雪是什么征兆_女性,梦见白雪是什么征兆_女性解梦

我做了一个梦,梦里白雪皑皑,漫天大雪将我埋了起来,我在雪里呼救。可雪啊,像一个贪婪的怪兽,一点点吞噬掉我的声音,我绝望的呐喊,在这广袤的天地里,消失得无影无踪。我的眼里只剩一片雪白。

在我几乎失去意识的时候,一抹红色,出现在我的眼前,燃起了我生的希望。

他一把将我拽起,就像在地里拔一颗萝卜一样。

漫天的白雪模糊了我的双眼,我只看见那一抹红色——那是一条红围巾,除此之外什么也记不得。

我不知道自己是这么走出雪原,又是怎么出现在一个有着壁炉的小屋的。只记得炉火很旺很暖,但是仅有炉火给了我温暖,四周空荡荡的,只有我孤独的影子陪着我。

我醒了,梦停留在了炉边的火光

第二天,我又做了同样的梦,只是这次,我看清了他的脸。冰天雪地里,他仅仅穿着一件单薄的白色T恤,仿佛要把自己融入这雪景一般,只有胸前的那条红围巾,能把他从雪景里区分出来。

我还没来得及仔细看,便又出现在了小屋里,火光依旧温暖,背影依旧孤寂,我再一次的醒来。

我不甘心地再次进入梦乡中,再次,见到了那个少年,这一次,他拉着我的手,在雪地里走,松软的雪上留下了他的一串脚印,是的,他有没穿鞋,就这么赤着脚,带我在这雪原里穿梭。

“冷吗?”我忍不住好奇的问。

他突然停下脚步,扑闪着眼睛看我,我才发现,不知是不是雪上眉梢,他的发与眉毛,都是雪白的,只有那眸子,蓝盈盈的,像一潭湖水,幽静而深邃。

我被他的眼睛迷住了,情不自禁地想去触碰他的脸。

“叮铃铃”闹钟把我吵醒了,我没再能够进入梦境。

夜晚,我期待地进入梦乡,果然再次见到了他。

这次我没有再被埋在了雪里,而是和他一起走在雪原上。

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我拉住了他的手,唯恐他消失。

他依旧用那双干净的眼看着我,眼神里看不出任何波澜。

“告诉我你的名字吧!”我不甘心地再次问。

他回头继续向前走,在风雪里,我听见他低沉的嗓音,说了一句“雪。”

“雪,是你的名字对吗?”他的声音很冷,就像这雪一样。

他没再回答,只是向前走,风吹起他的红色围巾,格外鲜艳。

“雪,我们要去哪?”许是风雪太大,也或者是他根本没有回答,茫茫的天地里只有我追问的声音。

雪,不见了,我再一次出现在小屋里,这一次,我从壁炉边起身,探究起这间莫名其妙的屋子。

屋子空荡荡的,只有一扇窗,在窗前,我看到了雪的背影。他的背影太令人难忘了,就好像站在风雪里的一棵白桦树

我呼唤着他的名字,向他走去,这短短的几步路却格外的长,我奔跑着向前,他却离我越来越远,最后,我再次醒来。

我拿起笔,画下了那间小屋,还有穿戴着红色围巾的雪。笔尖在纸页上摩挲,发出沙沙的声音,让我想起了那片雪原。

接下来的一个月里,我都梦见了雪,每次的场景都是自雪原起,自小屋结束。

在梦里,我得知了更多关于雪的信息。

雪来自雪原,自他出生起,这里便再没停止过漫天飞雪,村庄被埋没 。只有他活了下来漫漫雪原里,只有他一个人孤独的存活。

奇怪的是,他不必吃饭,不必睡觉,就这样穿梭在雪里,也不知寒冷。

见到我的那天,他比我还纳闷。

这雪原已经很久没有生命出现了,久到他都忘了时间。

雪原里没有黑夜,小屋里没有白天,它们仿佛就是两个极端。

我让雪,从雪原里一步步带我走到小屋,这一次,我一直默念着脚步,决心不能像以往一样,莫名其妙地出现在屋子里。

我们从白天走到了黑夜。

我看到了那间屋子,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大。

雪告诉我,这里曾是他的家,至于为什么只有他的家没有被雪埋藏,他也不知道。

我牵着雪的手,他的手冰冰的,像雪一样没有温度。

打开小屋的门,屋内黑漆漆的一片,火光慢慢燃起,照亮了屋内的陈设。

布满灰尘的桌子,生了锈的刀叉,在壁炉的火光里显得如此的孤寂。

我看到雪在火光中融化,就像蜡烛一样。

我惊讶地张大了嘴,眼神里满是破碎,雪死了,死在火光里。

在那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,我都没再梦见如此光怪陆离的梦境,夜晚沉浸在黑暗中,我也是。梦渐渐淡出我的记忆。

一个午后,我坐在窗前,看鸟雀虫鸣,盛夏的热浪,使得万物都蔫蔫的,就连鸟鸣,也不那么清脆。

可是我却觉得冷,格外的冷,画面一转,窗前的绿荫不见了,随之替换的,是一片皑皑白雪,就在眨眼间,手中的咖啡,变成了热可可,身后的屋子,也变成了一间小屋。

这是哪,我觉得有些陌生,却又熟悉。

我不自觉地站起来,走向壁炉添了一把柴火,嘴上嘟囔着,真是个寒冷的冬天啊。

我的声音听着有些苍老,但是我看不见自己的模样,这儿只有雪,瞧不见镜子。

我靠着炉火,坐在窗前,看雪原上的光,一寸一寸沉没,直至一切陷入漆黑,火光消逝。

寒冷从我的脚底升起,一点点地蚕食着我,我像块石头。

我的内心十分平静,就好像,已经预知了这个结局一样。

我像冰一样解冻,获得雪一样的结局。

我醒了,被冷醒的,我坐在座位上睡着了,空调吹得我头疼。

我发烧了。

我做了一个长长的梦,梦里有一个少年,他告诉我,他的名字叫雪,他说他想带我去一个地方,我点点头,随他而去。

我们漫步在雪原里,四周的景色呈线性往后,我看到连云都如线一样被我们甩在了后面,可是我们仅仅是漫步。

我什么也没有问,不知道为什么,我信任这名叫雪的少年,就仿佛我们很久之前就相识。

他走在前头,红色的围巾肆意飘扬,风雪很大,只有这一抹红色让我感知到自己的存在。

不知走了多久,一座小屋出现,它立于风雪之中,却屹立不倒,窗口透出的火光很是诱人,我轻车熟路地推门而入,丝毫没有发觉,那个戴着红色围巾的少年已经不见了。

我走进屋子,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的熟悉。我坐在壁炉边,火光描摹着我的容颜,噼啪作响,仿佛在述说这什么。

窗外的景色渐渐清晰,我看到许多人,他们在殴打一个少年。是雪,或者说,是年幼的雪。

所有人都穿得厚厚的,只有雪,穿着一件薄薄的单衣,他的红色围巾早已不见,血痕染透了他的白衫。

我看到他奋力地爬起又被人一脚踩住,我想去救他。

有人比我早了一步。

风雪突然又大了起来,我看不清了。

我看向火光,渐渐有了睡意。

我又做了一个梦,梦里,我看到雪被打的遍体鳞伤,我将他拉起,跑了起来,硕大的雪原里,我们两个人迷失在风雪中,我将自己的围巾戴在他的脖子上,企图给他一点温暖。

我们俩在风雪中瑟瑟发抖,雪一点一点地将我们埋没,我发着抖,开着玩笑和他说,如果有个小屋给我们避避风雪就好了,小屋里什么都可以没有,但是一定要有一个壁炉,我就坐在一边烤火,多温暖啊。

我的声音越来越小,意识越来越模糊,直到,我醒了,彻彻底底地醒了。

我出了一身的汗,烧已经退了。

梦里的细节我记不太清,只记得漫天飞雪和壁炉。

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181010272@qq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cihaoming.com/7737.html